《中印 70 周年纪念:中印两国关系,即是区域稳定支柱》– 70 Years Anniversary of Indonesia & China : Indonesia-China Relationship, as A Regional Stability Pillar

印尼与中国的外交关系已达成70周年。其关系增经过不少起落。不过,自过去的20年以来,两国的关系逐渐稳定下来、持续改善与成熟。

在于70年的关系中,印尼已成为区域力量与实现世界上第16经济体国家,并在东南亚具有最大的中产阶级人民。

中国也已迅速成为全球巨大经济体,以及在军事、外交、政治、商业、技术等方面作为全球强国。

《五个重大变化》

问题是70周年的外交关系成立后,如何变化?对我来说,至少有五个重大变化可记的。

首先,中国对印尼的真谛已发生了巨大变化。在1950至1960年代时期,中国是亚洲乃至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在1970年代中期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成功脱贫致富的国家(据世界银行数据表示,约有8.5亿中国人民摆脱贫困生活),以及在各个领域都处于领先地位的世界巨大经济体。

同时,中国也已成为世界上的“崛起强国”,其军事和经济实力超过日本、俄罗斯和欧洲国家。“中国崛起”现象,甚至过去20年内在世界舞台上成为最显著的特征。这几乎使西方国家不安,尤其是美国,会感到自己的主导地位正在被中国动摇了。

其二,中国对印尼的影响力,比60或70年前已产生重大改变了。  按购买力平价(PPP)计算,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但假如不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的话,预计到2028年时,中国的经济将会超过美国。

北京的任何政策,对其他国家一定带来影响,包括对印尼。以习近平主席的经济改革计划的结构变化为例,将会导致中国国内消费急剧增加。甚至,新冠肺炎疫情之前,中国在全球领域上,已开放了10万亿美元的进口龙头,并设定了未来许多年5000亿美元海外投资的目标。

目前,世界上没有其他国家能够提供如此像中国庞大的经济设施。印尼却是须要积极利用此机遇,千万不能等着球过来因为其他国家正在积极地接球。印尼也务必更聪明伶俐穿透中国市场的墙壁。

其三,即是处于两国关系的格局。于1965年至1987年间,中印外交关系被冻结并进入了一场阴郁的时代。其年间,随着印尼国内的政治发展,印尼大使和外交官不许与中国大使和外交官进行任何形式的来往或接触,若是有官员违反常规,会被外交部炒鱿鱼。

如今,两国外交气氛产生了巨大变化,特别是印尼改革时代以来,印尼发生了基本的政治和社会变革。曾经被视为“洪水猛兽”的中国现已正式成为印尼的“战略性和全面性合作伙伴”。意味着好事,双方在雅加达与北京,同步承认两国的关系是一种“特殊”及战略性价值的关系。

印尼与中国的外交官现在习惯于双边、区域(东盟)、多元(20国集团)和多边(联合国)之间都进行密集合作。印尼驻北京大使馆也是印尼最重要的驻地之一。

第四重大变化是印尼与中国双边关系的迅速发展。我可以说,最后的15年间,特别是最近5年来,与印尼关系发展最快的国家是中国。当1987年(即中印外交关系再次解冻的一年),印尼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几乎为零,可是,中国现在已成为印尼最大的出口市场及第三大投资国。印尼最大的国际游客不再是来自日本、澳大利亚或美国,而是中国(和马来西亚)。中国制造的商品,例如:Oppo、Vivo、小米、华为等品牌产品都迷住了印尼消费者。目前,印尼在华留学比在美国留学的学生比率已更多。

同时,中国本身也很努力地发出信号,表明印尼对中国的外交立场十分重要。于2013年,当习近平主席探访印尼时,公布了“一带一路”的政策。习主席也宣布在印尼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此事表示,北京认为印尼是该地区具有影响力的国家。

第五个变化是印尼对中国的信任比以前更高的呈现。尽管各国差异仍然存在(譬如关于印度-太平洋的概念),有更多中印的政策、立场及两国的利益越来越对齐,变成一致。诸如对于东盟中央集权、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多边主义、气候变化、新冠肺炎疫苗的公平分配等严重问题,都有所反映。

信任问题确实还没十全圆满,并且雅加达-北京关系在许多问题上仍然充满推挽局面。不过,印尼政府本质上对中国的“舒适度”越来越高,由于日益密集的合作空间,本态度会自动增长。譬如,以新冠肺炎病毒流行急难时期,中国成为第一个为印尼提供疫苗合作的国家。对正在面临卫生与经济艰难的印尼,此事无疑是十分珍贵的缓解提议。

此外,面对日益充满政治干预严峻复杂的国际形势,印尼政府也相信北京不会有兴趣提倡侵入或干涉印尼国内政治的政策。至今,中国从来也没干预过印尼国内的分裂主义问题。反而,中国总是表明无条件地支持印度尼西亚统一共和国(NKRI)。


《挑战》

如此复杂的中印关系,当然充满了各种挑战。

短期而言,最主要的挑战是印尼和中国如何共同努力合作对应新冠肺炎疫情,无论是在公共卫生方面,尤其疫苗生产、药品和医疗设备生产、科技研究等方面,还是从经济复苏方面。对于两国的国内紧迫需求(即是疫苗与经济复苏),中国拥有巨大的资产。亚洲国家中,中国与越南在2020年经济增长率持续到达1.9%算是特别罕见国家,而其他大型经济体国家的收缩率则低于0%,并预计到2021年将能增长8.2%。另外,中国的贸易与同期去年相比,本2020年竟然几乎增长到10%。在未来两年内,印尼务必从事于中国市场、资本、科学技术及旅客局面。

其他的挑战是如何提高两国之间的信任。在印尼政治精英层面,对中国的信任度相对较高,但是在基层层面,仍然存在许多挑战和抱怨。关于来自中国的工人问题,在印尼仍是成为热点话题。甚至其阴谋论也挺盛行,特别是通过社交媒体。尽管如此,中印两国的关系需要耐心和明智地处理。

因此,以保持关系的稳定,必须通过进一步加强的公共外交。FCPI—我带领下的国际关系组织机构,已经常为中国和印尼青少年们举办交流项目。结果,对两国相互的访问结束之后,来自印尼和中国的所有参与者都充满了友谊精神,并比之前有更加乐观的前景回他们祖国。

下个挑战,是在印尼的汉学家特别缺乏。鉴于中国将是对印尼是持续成为“最有影响力的国家”,印尼政府应开始循循善诱地、有条有理地准备一些列有资格的印尼汉学家,即掌握广东话的、中文的人才,有势力跟中国政府、中国共产党官员交往和成立好关系、在中国各地发挥智库的人才,掌握并理解中国国内的政治局面和状况以及中国对外的国际政策的思维方向。这些事务和人才在印尼仍然不存在。

最后挑战是中国和印尼如何能够创造稳定、和平并不受大国(超级大国)之争的损害的区域。

印尼最大的风险是面临日益激烈竞争的许多大国,尤其是美国和中国,但也不例外涉及到欧洲、俄罗斯、日本和印度。如果这种竞争加剧,可能会破坏世界各地的区域界限、扰乱区域稳定,比如:通过招惹贸易战争、代理战与政治干预。

习近平主席曾说过北京希望能够建立与以往不同的国际关系–“一种新型的大国关系” (a new type of great power relations),可是至今此事仍未实现。

在坚持不懈一个自由和积极外交政策原则下的印尼,务必能够利用我们印尼与中国的亲近优势,以帮助缓解大国之间的紧张局势并促进大国之间的和平合作。

总而言之,中印关系显著是东南亚区域力量与世界崛起力量之间的两国关系,如果处理得当,可能会成为亚洲稳定的支柱。

(终点)

评论专家: 印尼前外交副部长、印尼社区外交政策主席迪诺帕迪贾拉尔(Dino Patti Djalal)

(本文章于2020年12月30日,印尼主流媒体KOMPAS发行)

https://nasional.kompas.com/read/2020/12/31/16172591/hubungan-indonesia-china-pilar-stabilitas-kawasan?page=1

翻译者 :Shally J.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